這次的視角主要是洛年與清嬿的小孩,名子嘛,也充分的展現的我的私心,她的名子就叫做「沈韻」(踹飛),雖然我還是比較支持沈懷keke,不過小韻這個腳色我也是滿喜歡的

不多說摟,看文!


 

現在正在吃早餐,馬麻正以炙熱的眼光盯著把拔,把拔放下餐具寵溺的笑了。不要問我為什麼我知道那是寵溺的笑,因為把拔每次都是這麼對我笑的。

「要就快點吧!」把拔從椅子上站了起來。

「嘻。」馬麻也笑了,「每次都瞞不過你,那就快吧!」

「小小韻,要乖乖待在廚房噢!知道嗎」馬麻拉著把拔的手,準備離該廚房。

「摁──小小韻知道,小小韻會乖。」我以燦爛的笑容回答。

明明我就已經笑的那麼可愛了,把拔走之前卻還奇怪的看了我一眼,我剛剛難道笑的很奇怪嗎?我摸了摸我的臉。

小霽姐姐之前跟我說人類都會做噁心的事,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,我好想好想知道噢!剛剛看把拔跟馬麻的樣子,感覺就很噁心,一定就是要去做噁心的事吧?所以我放下了餐具,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客廳,摁……只有把拔跟馬麻房間的門關了起來,一定是在那裡面!

我墊起了腳尖,輕輕的走到房門口。先偷聽一下好了,我把耳朵貼上門。

「好嘛,就一下下,一下下就好了!」是馬麻的聲音!

「真是的,你怎麼每次都挑這種時間!」

「我真的很想要嘛!」

「真是……好啦!快點,我現在很餓!」

這就是小霽姐姐講的噁心的事嗎?我悄悄的打開了門。我看到把拔坐在椅子上,而馬麻手上拿著剃刀。

「咦──?」難道這就是噁心的事?我瞪大了眼。

把拔馬麻被我發出的聲音嚇到,目光轉了過來。

「小小韻?怎麼了嗎?」馬麻似乎覺得我不太對勁。

我只感覺到我的臉好燙好燙,轉頭就朝屋外跑去。跑到外面後,我回頭一看,還好!把拔馬麻沒有追出來。

但是──,啊、啊,那就是噁心的事!之前我也有看過哇──而且還是整個過程啊──,我、我明明就是很純潔的啊──

「嗚啊啊啊啊──」我抱住了我的頭。

  

房間內,沈洛年和黃清嬿愣愣的看著沈韻剛剛跑走的方向。

沈洛年難得的陷入了沉思,剛剛那小鬼透出的味道……好像是羞恥的味道?那小鬼在羞恥什麼啊?不對,她才那麼小,怎麼會有羞恥的情緒?她到底是做了什麼事啊?沈洛年開始擔心起了自家女兒。

「凡?」黃清嬿見沈洛年還在發呆,把手放到他眼前晃了晃。「凡──」

沈洛年回了神,回過頭看著黃清嬿。「摁?幹麻?」

「快點坐好。」黃清嬿微微一笑,「我幫你修好鬍子,才能趕快去找小小韻啊!」


大概就是這樣了,這篇算是短篇的,至於有沒有續文……我可不敢保證

不過我想,應該有人想問,我之前那個準備寫長篇的故事,怎麼只寫了個開頭就沒有再寫了?!難不成你想棄坑?(雖然總覺得大家應該都忘記了keke)((或著說根本沒有看?))

不是的,咱並沒有忘記噢──(總覺得很沒說服力?),只是目前……沒有動力繼續寫(you!!!)不過放心,我一定會把它填完的,至少也會有個good ending!

 

創作者介紹

吃芝麻掉燒餅

小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玥§星耀
  • 好看!

    希望出下篇─
    :))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